是个无趣的人

关于

全传记解锁!开心!

【喻叶】刻骨(2)

很久没更新了于是偷偷跑回来。

始终不太满意,等高考完再修一修吧


(1)



喻府中其实并不缺人,自从我来到这里,其他丫头们所做的洗衣烧饭伺候老爷太太们的事情我几乎从来都不用做。

我所做的只是每天给公子端茶水、研墨、逗猫和逗池子里的金鱼。公子偶尔会在写字时从窗户里往外望望,冲我笑一笑。

很奇怪的,喻府里竟然没什么人使唤我去做这做那,就像是其他丫鬟们那样。甚至我刚来的时候,老爷太太们还挺高兴的,给我在离公子院子很近的偏院收拾了一小间屋子,还让其他丫鬟们好好担待我。

我,有什么特别的?喻府里不缺丫鬟。

而更奇怪的是,喻公子作为喻府的大少爷,他所住的院子很偏,他...

【喻叶】刻骨(1)

喻府小侍女第一视角 希望这次我有耐心填坑


我叫红叶,是京城喻家大公子的侍女。
要说起我和大公子的故事呢,就不得不从我爹说起。我爹其实也不是我亲爹,他是个人贩子,那几年连年饥荒,听别人说朝廷拨下的本来就不多的济灾的银子更是被经手的衙门老爷们一点一点的克扣走了,能发到我们老百姓手里的,所剩无几。
我亲爹和亲娘都在饥荒中死了,我撑着一口气被送到远方亲戚家。毕竟多添一张嘴吃饭,亲戚家也日渐捉襟见肘,后来又将我半卖半送地转手给了人贩子,就是我爹。
我爹手上还有好几个像我这样的小女孩,但他从没想着把我们卖到青楼去或者是给大户老爷们做小。他说,世道乱着呢,谁活着都不容易,他把我们卖给大户人家们作侍女,日子苦些,可...

四大欠王EVER4 DAY1/2/3/彩蛋

【四大欠王】Ever4~Infinity seek~[原创CG] 


以下步骤仅为彩蛋步骤 还有一些东西要靠选别的选项才知道的

所以推荐大家存档之后也点点别的选项www



DAY 1

……

留在原地

继续寻找

工作区

还是到处看看


DAY 2

科技馆

去叫大家

路人


DAY 3

留下

四个人都在一起

路人和局长

静观其变

住宅区


【周叶】温凉(3)

温凉2



回到杭州后,他回到上林苑拿了点儿东西,径直去了医院。医生很委婉地告诉他,做不做手术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临走前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真奇怪啊,一个多月前医生还在拼命挽留他让他动手术,或许还能抑制住癌细胞的扩散让他多活几年,可那时他不愿动手术想自由自在地活着。而现在他愿意动手术了,医生却又建议他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婉言谢绝了他的请求。
他早知自己时日已无多,如果他不动手术,或许还能苟延残喘多活几天。
他盼望死在手术台上。
最终他还是说动了医生,也许是钱打动的,但那都不重要了。
住进病房的当天下午,他给叶秋打了电话叫他来签字。当天傍晚他就来了,衬衫几乎湿透,也不知他推了多少应酬,如何...

【周叶】温凉(2)

温凉1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的?
他自己都说不清,只知道已很久很久,久到他都忘了。
彼时他还披着嘉世的队服,而吴雪峰早已不在他身边。队里深藏着的矛盾让他焦头烂额。他的烟抽得越来越凶,心也越来越苍老。他手里有三座沉甸甸的奖杯,可他却觉得自己除了一叶之秋一无所有。
他在那时遇到了周泽楷。
从此,一切都变了。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心甘情愿。
可他在遇见他之前甚至还不相信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所以命运,也真是会作弄人。
但他却始终没有靠近他,两个人也始终没有什么交集。他们这些老将与年轻的职业选手私交并不多,好像始终隔着一层浅淡的纱,倒也没人想着去主动揭开这道阻隔,于是他们之间始终横...

【周叶】温凉(1)





轮回招了个女选手。
这消息最初是在微博上被曝出来的,原因是有个轮回粉每天在轮回俱乐部门口定点围观,连续几天都看见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漂亮妹子进出。该PO主自称“专业围观三十年连轮回食堂阿姨有几个今年多大都知道”,在排除了是轮回新招来的前台小妹、食堂阿姨来帮忙的女儿、上门推销铁观音等等猜测后原PO大胆设想:是不是轮回新招了个妹子啊?
随后这件事变引发了微博讨论的热潮,点赞与吐槽齐飞,其中艾特蓝雨和尚庙的队伍更是整齐到令人发指。随后围观群众便遭到了黄少天无情的刷屏攻击,一刷新好几条满满的都是他的废话。
职业选手群里有在微博上插不上大神热烈讨论的小年轻怯怯开了个头,随后各家战队的队员纷纷放弃了微博转战腾讯...

【王叶】红玫瑰




 王杰希像往日一般穿衣、洗漱,只是在不经意间看到墙上的挂历后难免失神。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
 与叶修分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
 他一时间只觉得心乱如麻,遂披了外套就关上门急忙往外走。外面正是寒风凛冽,北京二月的风着实冻人。他恍恍惚惚地想着那天似乎也是这样的天气,外面风刮得紧,偏偏屋内又温暖如春。他看着叶修一个人忙里忙外地收拾行李,正迟疑着要不要帮他收拾,他却已经拎起行李准备走了。王杰希见他穿得单薄,便想着伸手给他披上外套,刚要伸手又顿住了,最后化作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他已经,没有什么理由,为他再做这些事了。
 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 屿川 | Powered by LOFTER